在文字中证道。——唐泪这是乐坛悬案之一。为什么很多人会认为郭富城没有唱功?常见句式是,他唱歌就算了。但如果他没有唱功,又

在文字中证道。——唐泪

这是乐坛悬案之一。

为什么很多人会认为郭富城没有唱功?

常见句式是,他唱歌就算了。

但如果他没有唱功,又怎么可能以时隔十年的三首致敬歌曲,大热出圈?

毕竟在纪念梅艳芳和张国荣的晚会上。

香港娱乐圈可谓精英尽出。

但前有《梦伴》,后有《monica》和《有谁共鸣》。

都是炸场和影响力经久不息的存在。

甚或无可匹敌。

真正的罪魁祸首。

其实来自蘑菇头时期的影响力。

而盛况昔年。

他的歌曲以简单易唱为主,谈不上深层次的技巧概念。

但或可以这么说一句,即便在今天,如果任何一个小鲜肉,有当年郭富城的颜值、奶音和一身舞艺,就可以轻松红遍整个华语世界。

因为那种形象、歌路和青春气息,放在任何年代,都是引领潮流的存在。

所以他出道两年,前三张普通话专辑,销量尽数突破百万张。

这说明什么问题?

在当年,蘑菇头时期的郭富城,在整个华语乐坛,其影响力或堪称无可匹敌的存在。

在台湾首创演唱会售票模式,而且不但歌曲风行,就连发型都波及了整个华语世界,肖像印刷品销量更是一骑绝尘,连续七年称霸昔年的统计榜单。

回头来看,其样貌、舞姿与歌声,汇合一体,成为了年代符号。

直至今日,《对你爱不完》和《我是不是该安静地走开》仍然能够得到年轻人的青睐,尤其是《对你爱不完》,俨然是各大综艺和晚会节目上,年轻歌手翻唱的首选。

这个现象底下,是跨越三十年的时光。

但郭富城亲手终结了这种盛况。

接踵而至的就是转型。

在1992年,他返回香港乐坛发展,同年度在香港扔下两枚重磅炸弹。

发行了普通话歌曲精选集《请把我的情感带回家》,以及首张粤语专辑《跳不完·爱不完·唱不完》,两张唱片在香港的销量都超过了三十万张。

这是一个相当可怕的成绩。

尤其是《请把我的情感带回家》,以普通话专辑尤其是精选集而论,应该也是一个迄今为止未被打破的香港市场销量纪录。

首张粤语专辑能有六白金销量,也当然可以笑傲群雄。

回看那些大牌歌手们,谭咏麟首张专辑《反斗星》销量15万,张学友首张专辑《Smile》20万,李克勤首张专辑《命运符号》,销量仅堪堪破万。

不过反过来说,他们都缺乏郭富城出道初期这种影响力的加持。

而他的转型,并不只是简单地改变歌路,是将过往尽数抛却,从形象到歌路,一变到底。

这种决定胆子很大。

其实基本等同于。

放弃此前在华语乐坛打下的江山,重头再来。

而在经过合约纠纷的纷乱期,以及《爱你》、《没有你的爱》、《梦难留》、《狂野之城》、《梦的尽头就是天涯》及《渴望》、《铁幕诱惑》的渐进过渡,他也即将要挥别自己的蘑菇头年代。

同时有很多当年的拥趸,也选择在这个时候与他挥手作别。

因为他们喜爱的,是那个青春和洋溢着动感的小男生,而不是现在这个,硬朗中带着狂野和性感的男子。

或可如是总结,一部分人选择留下,一部分人走了,而另外一部分人来了。

这当然就是世事的奇妙。

他的唱功,也在这个阶段里大幅进步。

其实要了解一个歌手是否进步,非常简单,从他出道之初,按顺序去听他的唱片,从咬字、气息和技巧应用乃及情感融入方面去感受即可。

比如郭富城从《铁幕诱惑》这张专辑,初次尝试了假声和颤音的应用。

仅一年之隔的《纯真传说》,就在咬字、气息、假声和颤音方面,有了全方位的突进和提升,也无论是真声力量、假声和颤音的丝滑度,都臻至大成。

甚至很多歌曲单独拎出来,很多人挑战不了,比如唱高八度的《纯真传说》,真声力量可怖的《强》和《天地不容》,假声难度极高的《不只一次》。

又一年后,专辑《听风的歌》推出。

这其实意味着,在唱功大幅跃进的同时,他的音乐也完全成熟。

可能很多人会困惑于这样的说法,其实再延及其后的《爱的呼唤》、《风里密码》、《唱这歌》和《一变倾城》专辑,分明就可以发现,郭富城在香港乐坛最巅峰的时期,正好就与传统港风同步。

所以再反转过来剖析。

他为何总能在致敬的舞台上光芒万丈?

其实只因为。

前辈梅艳芳和张国荣,非但是舞台型歌手,也本身就是传统港风歌曲的代表性人物。

这些特点,与郭富城本身不谋而合。

但他与很多歌手不同的地方,是勠力求新。

在一九九八年横扫乐坛,一人独揽三台颁奖礼所有男歌手至高大奖之后,他扔下了已经成熟的传统港风歌路,再次踏上了求新求变的旅途。

从《游园惊梦》、《真的怕了》、《旅途·愉快》、《无忌VS未来》,到《新天地》和《绝对》、《In The Still Of The Night》、《My Nation》,风格繁复多变。

其中当然也有传统风格歌曲,但几乎都不作为主打。

于是演化出一种局面。

绝大多数人都只知道他擅长唱跳,而唱跳在华语乐坛又几乎与唱功扯不上关系。

两相叠加之下,他没有唱功,就成为很多人根深蒂固的印象。

这当然是一种完全的误读。

所以或可结论。

早年太过高国民度的形象、唱跳风格与过度求新求变。

掩藏了郭富城在音乐方面的努力。

他的中后期歌曲难度奇高。

在艺术角度,个人得到了最大程度的满足。

但在传唱度和唱功认同方面有欠缺。

是谓硬币两面。

TAG:郭富城,梅艳芳,谭咏麟,唱功

你可能也会喜欢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